这次中秋节回家 让许多临沂人厌倦了大城市的漂泊

  今天是国庆节放假的第二天,像之前许多个国庆节一样,这几天的新闻总少不了高速堵车,景区爆挤的新闻。

 

  好像要把这大半年来受的桎梏和委屈都发泄出来一样,人们在拼命地吃,拼命地喝,拼命地玩,拼命地回家。

 

  从昨天早上6点开始,全国主要的高速路出口,车流量就开始暴增,直至晚上,高速堵车已经初具规模了。
 


 

  不像前些年刚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焦躁,人们对于这种状况早已习惯。

 

  于是有下车抽烟的,溜达的,打牌的,聊天的......在秋季微凉的夜晚百无聊赖地等待着黎明的曙光划破天际,等待着回家的车流渐渐疏散,然后大家在下一个分叉口各奔东西。

 

  这是一年中难得的长假,对于在外打拼的人们来说,是最盼望又最彷徨的时候。盼望的是终于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了,彷徨的是在家待了几天就开始思考去大城市打拼的意义。

 

  大部分人回到家的行程基本都是这样的:前几天参加朋友或亲人的婚礼,中间几天同学聚会听老同学吹吹牛逼,剩下几天在家里吃吃睡睡,顺便被老妈催一催婚。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流逝,你很快就开始用久违的乡音说话,你很快就贪恋上了家里的饭菜,你很快开始羡慕去年十月一结婚的老同学家,又添了一个小baby,一家三口在县城的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你开始感到彷徨了,你开始思考一开始去大城市的目的,你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亲人朋友询问你过得好不好,你突然发现漂了这些年,你依旧无法扎根于那个盛满了你梦想的地方。
 


 

  等你惊觉过来的时候,往往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了。

 

  中国人口数量众多,每个大一些的城市,从来不缺异乡人。但他们大多都分为两种,一种是去北上广等发达城市找机会的“北漂”,另一种是追寻心中“诗和远方”的“藏漂”。

 

  不管是那个一种“漂”,最常陪伴在身边的情绪就是孤独。在三里屯躁动的酒吧里摇晃的上班族和拉萨街头背着吉他的流浪歌手,都是这个美丽城市的孤儿。

 

  一个临沂朋友大四的时候曾有过半年算是“北漂”的生活。和同学合租了一间客厅改的不足10平米的卧室,两室一厅的套房里住了五个人。每天早上都要早起错开洗刷时间,不然隔壁脾气不好的河北姑娘会骂人。

 

  后来这套房子被房东收走了,因为有人要整租下来。房东限租客在一周之内搬出去,不然就找中介强制清理。

 

  朋友说不知道其他两个屋的人搬去了哪里。只知道他去的时候,赶上那个整租的房客来看房,那个四十岁的男人,头发却斑白了。他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看起来老了整整十岁。

 

  他七岁的孩子好奇地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并不知道他爸爸在愁什么。在北京打拼了半辈子,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
 


 

  刚开始“北漂”,生活都是格外苦涩的。很多条件不好的人都选择住在地下室。记得有个曾租住过地下室的“北漂”说过:在他条件好一些终于可以搬出地下室的那天,一直冷着一张脸的房东大爷对他说了一句“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住了三年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都没掉过的眼泪,在那一瞬间夺眶而出。

 

  一直觉得“北漂”中“漂”这个字用得很有意思,漂浮如萍,居无定所,永远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永远不知道现在房子会不会在明天被房东收走。

 

  记不清哪一年中秋节前夕,时光菌经过北京一条冷清的地下通道。里面有一个流浪歌手用嘶哑的喉咙卖力地唱着《春天里》,时光菌给他买了瓶水,放在扔着稀疏零钱的破吉他盒边。

 

  其实大城市里每一个逐梦的异乡客都在演绎着汪峰的《春天里》,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在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在拥挤的地铁上,在空旷的地下通道里,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但在中秋和春节,纵使回家的路再艰难,他们也要穿过层层人海奔赴故乡,因为只有这天可以有一个正当理由回家了。

 

  时光菌的姥姥经常说:“够什么料就做什么事。”这句话在当时听来无感,但在开始拥有一些经历后,才明白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是“做适合自己的事”。

 

  今天,时光菌除了要祝大家中秋快乐外,还要对这些漂泊在外的临沂人说一句:

 

  不管你离开了十年还是二十年,不管你“漂”得漂亮与否,累了就回来吧!不止北京才有梦想

 

  家,永远在这里等你。

0
分享 2017-10-02 11:30:07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