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消失在临沂街头的老手艺 你见过哪个

  时间的巨轮一刻不停地向前航行,带着我们一路奔逃,丢下了一地的曾经,来不及捡拾,甚至来不及回忆。

 

  不知从何时开始,林立的高楼取代了记忆中的瓦房,川流的车声湮没了胡同里的吆喝。我们得到了很多,却失去了更多。
 


 

  时光菌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非常受现代年轻人追捧:在这个爱情也是“速食品”的年代,一个姑娘问自己的姥姥,是如何一辈子保持跟姥爷的感情的。姥姥只是回答她:“现在的年轻人用坏了东西,第一时间是丢掉,而我们会想怎么去修补”。

 

  于是在马不停蹄地奔跑了许久之后,我们终于学会了回望。终于吹开尘土,去翻看旧时光里那闪闪发光的匠心。

 

  他们曾经穿梭于临沂的街头巷尾,而今却真的消失不见了。

 

  打洋铁壶

 

  时光菌小时候还能在街边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总是出现在老城区居民聚集处。
 


 

  有的有固定的位置,有的推着车子,一边吆喝着:“打洋铁~~壶嘞!”

 

  也有的在车把上挂着个铁壶,一边走一边敲壶底,老百姓们一听到“梆梆”的声音,就知道“焊洋铁壶”的来了。

 

  他们除了修补铁壶,也会卖一些自己打的烟囱拐弯,簸箕什么的。

 

  那时候谁家有漏底的脸盆、锅子、搪瓷杯、漏水的舀子底都可以拿去修补。

 

  那时候老百姓都用铁壶烧水,用久了破损也是常事。拿到破了底的壶,打洋铁壶的师傅会先用铁剪子把壶底整个剪下来,然后比量下大小。

 

  再抽出一张自带的铁皮来画个圆,剪下来敲出“咬口”往壶底一放,正合适!

 

  然后就开始敲敲打打修一下边缘,最后在自带的小火炉上烧好焊锡,往壶底的接缝处抹一圈,一个洋铁壶就算焊好了。

 

  锔碗

 

  “锔盘子,锔碗,锔大缸啦!”很多老一辈的人小时候都听过这句吆喝。但年轻人应该没机会听见了。
 


 

  “锔碗”的意思是将摔坏或裂缝的瓷碗用一种特制的铜钉联合起来。是一种非常考验手艺的活计。

 

  在条件比较艰苦的年代,碗也算是家里贵重的物品。每只碗都有它的用途,一般失手打坏,只要不是特别严重,都会找锔碗匠修补。

 

  锔碗匠会先将破碗的断口擦拭干净,然后把断茬对好,用细绳固定。这时候就要上整个步骤中最重要的东西——杆钻了。

 

  杆钻外形比较像二胡的琴弓,尖头处是“金刚钻”做的。因为钻石硬度最大,可以轻松钻透瓷碗。所以“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就是这么来的。

 

  在裂缝两侧钻好对称的槽之后,拿出“锔钉”嵌入槽中,把两边固定起来,最后在裂缝处抹上油灰。这种方法修好的碗一般不会漏的。

 

  锔碗匠不光能锔碗锔盘子,锔大缸也是可以的,只是收费要贵些。

 

  刻章

 

  小时候在街上随处可见刻章的小摊子。一般都是一张小木桌,前边摆着一片白色的木板,上边写着方方正的两个红字——刻章。
 


 

  那时候刻章的技术含量在时光菌心里和配钥匙不相上下。后来等到电脑刻字逐渐普及,街上的刻章摊子越来越少直至消失。时光菌才知道,刻章真的是门技术含量很高的手艺活儿。

 

  刻章师傅的刻刀分为平口和尖口,两种刀交替使用,在木质或橡胶制的印章上刻出不同字体的文字来,并且还得刻反字。

 

  这在键盘打字已经成为主流的今天,人们拿起笔的时间都少之又少,又有谁能工整地写出反字呢?

 

  修钢笔

 

  翻看父母那个年代的老照片都会发现,男士们穿着西装的时候,胸口的兜里总会别着一只钢笔。
 


 

  在那个年代,钢笔也是个贵重物品。爱惜的人一只钢笔能用一辈子。还有浪漫一点的,用一只好钢笔当做定情信物。

 

  那时候,人们都非常爱惜自己的钢笔。人们视它为知识的代表和身份的象征。

 

  很多人会别在胸口的口袋上,不用时就放在专门的盒子里。不小心弄坏了,就找修钢笔的师傅修好。

 

  到了我们这一辈人的小时候,钢笔就逐渐不再成为书写的主力了。圆珠笔,自动笔,中性笔之类的渐渐替代了钢笔。

 

  学校门口修钢笔的小铺子也没有了。

 

  剃头刮脸

 

  就是露天理发。近几年来逐渐消亡的露天理发被渐渐关注起来。但仍旧是老年人的专利。家伙什儿也没有以前那么丰富了。
 


 

  在露天理发还盛行的年代,剃头匠的装备是一个“剃头挑子”,一头挂着洗脸盆、毛巾和火炉,另一边是坐凳和各种工具。我们如今常说的“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俗语就是这么来的。

 

  剃头刮脸多半都是年纪稍大些的人。老师傅两根手指捏着钢刀在发须间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头脸儿就清爽了。

 

  磨剪子磨刀

 

  这应该是唯一一个至今仍然可以看到的老手艺。那一声“磨剪子嘞,戗菜~~刀!”在老城区偶尔还可以听见一两声,但在高楼林立的地方,也基本绝迹了。
 


 

  磨剪子的老师傅行头都差不多,一条长板凳,一头固定着磨刀石,还有砂轮。

 

  砂轮是手摇转动的,条凳上一般还会绑着一条麻绳,磨刀时用脚蹬着,这样会比较稳。

 

  如今这些老手艺已经不被社会所需要了,没有人再指望它们养家糊口。所以很多人觉得被社会淘汰的东西就没有传承的必要了。
 


 

  但是我们所说的传承,并不单单指一门技艺,而是这种一丝不苟的匠心啊。

 

  在这个什么都可以从流水线上批量生产的年代,谁还能坚持“一榫一卯”的倔强,谁还能用双手去打磨时间呢?

 

  所以,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些老手艺,而是在越来越浮躁的时代里,一颗静如止水的心啊。

  --------------文章由今日临沂時光菌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0
分享 2017-10-13 14:58:38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