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些我最爱临沂的清晨 你呢?

  我喜欢临沂的清晨,这里有不紧不慢的生活。当第一缕晨曦点亮沂河的水波,临沂的清晨便从沉睡中苏醒了。

 

  一线城市的清晨是被车声叫醒的,川流不息的车流像是昼夜不歇一样,在天色还没苏醒时就已经占满了道路。好像再宽阔的街道也装不下如此多的车流。
 


 

  总觉得城市大了就容不下小生活,繁忙的商区早已看不到热气腾腾的早点摊子了,它们都退回了老城区。路两旁排列着灯火通明的店铺,各不相同的外观,重复着千篇一律的早点,包子,油条,豆浆......

 

  没有热气腾腾的糁汤,没有经年累月的桌椅。装修高档的餐厅里鲜少有人坐下细细品尝,倒是街上随处可见拿着早点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每天都重复地买着那个常吃的早餐组合。总觉得少了那么一些人情味。

 

  AM 6:30

 

  然而临沂的清晨,首先热闹起来的是街边的早点摊。“唰”地一声拉开卷帘门,阳光便争先恐后地挤进屋子里。随后,早餐铺的老板便开始着手准备早餐了。
 


 

  熹微的晨光给早起忙碌的摊主披上了一层金纱,路边的行道树把阳光裁成细长的光影,均匀地扑在人行道的路面上。

 

  遛狗的老人慢悠悠地散着步,背着手走着走了一辈子的路。退休后的生活格外悠闲,但也习惯了早起,悠闲地生火烹茶,养花遛狗。

 

  AM 7:00

 

  深秋微凉的清晨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在暖黄色的阳光中化开。街边早点铺的蒸笼摞得高高的,冒着腾腾的热气。

 

  金黄的油条在油锅里翻滚,发出诱人的“呲啦”声。老板娘招呼着食客在店门口落座,低矮的木桌子斑斑驳驳,边边角角已经磨得光滑,印满了经年累月的沧桑,是岁月和生活共同刻下的痕迹,就像老板娘眼角的皱纹。
 


 

  大人们在小小的饭桌上用临沂人最熟悉的味道叫醒沉睡的五脏六腑,孩子们在忙着逗早餐铺家的狗。

 

  油条撕成小段在浓厚的糁汤里一放,用筷子往汤里戳一戳,香脆的油条瞬间吸饱了汤汁,一筷子夹起塞到嘴里,满满一口浓厚的糁汤就着泡得滑软的油条下了肚,就算激活了全身的细胞。

 

  也许只有临沂人可以为了一样美味的早点而起个大早,尤其是中老年人,吃了一辈子也吃不够的老味道。

 

  时光菌曾在凌晨四点的糁馆门口看到一位早早等在那儿的老人,糁馆铺子的老板都调侃他为了喝糁起个大早。

 

  AM 8:00

 

  上班族陆续吃完了早餐,在越发明亮的阳光中奔赴职场了。家庭主妇和老太太们也提着袋子准备去采购一天的食材了,这时候的临沂最热闹的地方便是路上。

 

  路两旁法桐树的叶子落在公交车的车顶,顽皮的孩子想伸手去够树梢上的毛球,被妈妈轻声制止。卖热粽子、烤玉米的小贩的吆喝声,交织的车流声,间或的人声让这座城市渐渐活跃起来。

 

  AM 9:00——10:00

 

  这个时间段里,临沂最热闹的地方在菜市场。临沂火车站附近的站前菜市场是许多主妇喜欢逛的地方。就算住在别处,也要专门乘车赶来,只为了选购最新鲜的食材。
 


 

  水产区的池子里是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前面的红色塑料盆子里装着青壳的肥蟹。老板拍着胸脯说这是刚来的,最新鲜的货。

 

  远处有一家饭店用推车推走了一麻袋蟹子;

 

  拐角处的一只花猫专注地看着给顾客干净利落地收拾鱼的老板娘;

 

  斜对面肉摊的老板一边麻利地给顾客剁着排骨,一边跟对面菜摊的拉着家常;

 

  杀鸡的摊子人比较多,有位大娘说要买只鸡回去给自己坐月子的儿媳妇补补身体。

 

  一位体型瘦小的老大爷靠墙坐着,面前铺着的麻袋上是自己细细捆扎好的,一束一束绿油油的青菜。他叼着一杆烟对来往的行人吆喝着自家种的小油菜,不时有人停下来挑拣。
 


 

  车来车往的声音,吆喝揽客的声音,讨价还价的声音,聊天的声音交织成了最真实的生活。这是临沂最普通的一天,最普通的开始,却是我们最习惯的生活。

 

  忘了是谁说过的:“世界上最永恒的幸福就是平凡,人生中最长久的拥有就是珍惜。”人最难能可贵的品质就是知足,知足者方能常乐。

 

  一个人的漂泊流浪,那是传奇。然而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过传奇的生活,生在这烟火人间,就避免不了生活中琐碎的柴米油盐。

 

  就像你不论走了多远,吃过多少山珍海味,总忘不了那糁汤飘香的清晨。


  --------------文章由今日临沂时光菌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0
分享 2017-10-21 17:08:37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