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人儿时共同的记忆 下面这些旧农具你还认得几个

  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林立的钢铁森林昼夜不停地扩展着城市的边缘。几十年前站在高楼上还能看到远处的农庄,现在就算站在天台,举目之处也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

 

  古代人千里山川千里舟的意境早已一去不复返。人们逐渐也搬进水泥格子里,不再从事繁重的农活。
 


 

  小时候路边还时常能看到晾晒的粮食,郊区有穿着蓑衣斗笠的牧羊人,现在这一幅幅风月长卷也逐渐消失不见了。

 

  干农活总少不了一些工具,它们堆在角落或挂在斑驳的墙壁,它们不起眼却早已化为记忆中的符号。

 

  你,还记得它们吗?

 

  蓑衣

 

  现代孩子们对于蓑衣的印象多半来自于苏轼的一句诗:“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旧时候的蓑衣是由一种遇水不易腐烂的的“蓑草”编制的。它的作用主要是防雨,蓑衣分为上下两部分。是旧时候务农的人们主要的防雨工具。它不光防雨效果好,保暖效果也非常不错。

 

  但随着化纤布料的普及,蓑衣已经基本绝迹了,现在只有在民俗博物馆里可以看到。

 

  席秸子

 

  提了蓑衣就不能不提苇笠,这两种东西是下雨天的标配。我们在很多古装剧里都能看到撑船的船夫,在下雨天里就是这么一身打扮。
 


 

  苇笠是一种帽子,用来遮阳和遮雨都可以。它是用芦苇的叶子做成的,古人都说“蒲苇韧如丝”,所以用芦苇叶做成的斗笠不光防雨防晒,质量还非常好,有的人可以戴一辈子。

 

  然而临沂人大多都叫它“席秸子”,其实就是草帽姐头上那个标志性的草帽。

 

  草苫子

 

  这是现在实用频率仍旧较高的一种农具。临沂人习惯把盖上叫做“苫(shan)上”。草苫子就是这个作用,一般运用于大棚种植上,就是用来盖大棚的。

 

  它是用水稻的秸秆做成的,可以定制,大小长度都不同。

 

  笎子

 

  乍一看这个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但听到它的发音一定就知道是什么了。它叫“yuan(三声)子”。
 


 

  这是一个竹子编成的,不管形状是圆的还是方的,都叫笎子。妈妈说她小时候那会儿还有很多人用。有专门用来装粮食的,装日常用品的,还有装粪的。

 

  跟普通的竹篮子不同,这种“笎子”貌似只在临沂地区出现过,它的把手是木头的,要更加结实。

 

  笸箩

 

  这个在以前就是一种盛东西用的器皿,在江北地区,尤其是东北和齐鲁地区比较盛行,它的作用有点像现在的储物盒。

 

  笸箩大多是由柳条或篾条等编制的,形状大多都是圆的,比较小。看过闯关东的朋友们应该留意过,旧时候做针线活的女人都有一个笸箩,用来盛放剪刀和布头什么的。

 

  碌碡

 

  小时候去郊区的农田里玩,经常能在地里看见这个东西。一块巨大的圆柱形石头,上边套着木头杆子,它其实就是现在在沂蒙山区里常见的石碾。
 


 

  可以用来碾压粮食,也可以用来平整土地的。旧时代没有现在那么发达的机械水平,农耕的时候主要还是靠人力和牲畜。

 

  一般用完碌碡后就直接仍在田地周围,农民在用完之后把上边的木框带回家就可以了。

 

  木锨

 

  一般带壳的粮食收割完后要用碌碡碾压,我们都叫做“打场”。把壳压碎后就要木锨上场了。很多临沂人都听过“扬场”这个词,它现在还被用来比喻尘土飞扬的环境。
 


 

  但在旧时候指的是粮食收割的一个环节。压碎外壳的粮食扑在地上,人们用木锨铲起来后高高扬起,借风力吹掉壳和尘土,分离出干净的子粒。

 

  簸箕

 

  扬场之后就需要更细致的处理了。这时候的粮食还有一些杂质,妇女们就会拿着簸箕过滤掉更小的杂质。

 

  簸箕一般用藤条或去皮的柳条,竹篾编成,有细小的缝隙。在农闲的时候它也不闲着,一般用来晒谷物或者养蚕。

 

  现在人们生活变好了,就算是农活儿也大多被机器代劳了。这些旧物也在时光流逝中渐渐消失了。

 

  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颗“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然。

  --------------文章由今日临沂時光菌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0
分享 2017-10-26 16:18:42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