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街头巷尾的那些吆喝声 你还记得多少

  临沂人小时候的清晨

 

  都是被街头巷尾的吆喝声叫醒的

 

  那一声声悠长或短促的吆喝

 

  是临沂人对故乡最朴实的记忆
 

 

  每个城市的人都有对自己故乡独特的记忆,它们或是听觉或是味觉,或是生动的声画味结合,共同串成了对故乡最直接的感受。

 

  生活在临沂,有一种独特的声音已经彻底融入了你的生活,它经常被你忽略,但一直出现在你生活的各个角落,它就是“吆喝声”。

 

  每个临沂人在儿时的清晨都是被吆喝声叫醒的,你还记得它们都是卖什么的吗?

 

  卖豆腐卤滴来了
 


 

  “卖——豆腐卤滴来了!吴香豆腐卤,打块臭豆腐!”这句吆喝想必是临沂人印象最深刻的一个,也是最有临沂特色的一个,它的方言味儿很重,要是外地人还真不一定能听懂卖啥的。

 

  但临沂人一听这吆喝就都知道,卖豆腐乳的来了。小贩一般骑着老式自行车售卖,临沂人叫“洋车子”。后座两边一边挂着一个白色塑料桶,一个是五香豆腐乳,一个是臭豆腐。

 

  以前都是人力吆喝,后来用上了小喇叭,省了不少力气,但吆喝的味道还是没变。买豆腐乳的人一般都端着碗去盛,他们的豆腐乳一般都是自家做的,味道都还可以,只是臭豆腐是真的很臭!

 

  粽子——竹筒粽子
 


 

  “粽子——竹筒粽子”。时光菌小时候经常能听到这种吆喝,竹筒粽子虽是一种南方小吃,但却被带有方言味儿的叫卖声吆喝出一股子临沂本地小吃的感觉。

 

  竹筒粽子的吆喝也很有辨识度,先是一句“粽子”,然后停顿一下才强调一下是“竹筒粽子”。这种吆喝声线平直,透出一股很“淡定”的感觉,没有豆腐乳那么婉转。

 

  竹筒粽子都是骑着三轮车卖的,顾客买的时候小贩会取出一个竹筒棕,把竹筒打开一侧,给粽子穿上签子,然后在小铁盘里的白糖上滚一圈再给客人。甜甜糯糯的带着竹子的清香,还挺好吃的。

 

  收酒瓶,纸缺子
 


 

  “收酒瓶,纸缺子,塑料纸,尼龙袋子,棉乎套子,破锅废铁拿来卖”。临沂收废品小贩的吆喝声一般都有很多不同的吆喝声,最常见的是这种。

 

  时光菌来简单翻译一下,这里边的“纸缺子”是临沂方言,说的就是平时的纸壳箱。“棉乎套子”就是我们的棉被,这里指破旧的,不用的棉被之类的。

 

  收废品的吆喝声是所有的吆喝里最长也是最复杂的。小贩的三轮车上一般都摞着高高的废品,用尼龙绳捆着的“纸缺子”,还有玻璃瓶之类的。一走起来叮叮当当的。

 

  拿mei换馍馍
 


 

  “拿mei换馍馍”。这个可能听不懂前面俩字,但听到后边的“馍馍”就知道是卖馒头的了。其实普通话版就是“拿麦换馍馍”。

 

  这种吆喝现在在城里基本没有了,在农村还有不少。尤其是丰收之后,卖馒头的可以拿着刚收割的麦子去换。算是一种比较原始的交易了。

 

  这种吆喝声比较简短有力,让人听一遍就记住了。

 

  收头发——剪辫子
 


 

  “收头发——剪辫子”。这个是时光菌小时候听过的吆喝声,一开始根本听不出来他是卖什么的,但很多长辈都知道,这是收头发的。

 

  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营生了,可能在乡下还能听见。以前女孩子的长头发是可以卖钱的,那时候也没有现在满大街的美发店,就等着收头发的小贩来收,然后讨价还价卖个好价钱。

 

  ga年糕,滚热的年糕
 


 

  “ga年糕,滚热的年糕”。不用说大家都看出来了,这是卖年糕的,可能有听过的临沂人还能跟着吆喝出来。临沂方言里管“割”叫“嘎”,所以“割年糕”就成了“嘎年糕”。

 

  后边得再吆喝句“滚热的年糕”,因为年糕凉了会变硬,口感就不好了。这时候很多小孩就会跟大人要了零钱跑出来“ga”上一块,美滋滋地抱回去啃。

 

  年糕一般都有白、黄、褐三种颜色,非常厚的一块,上边铺满了蜜枣,一掀开蒙着保温的白色棉被,香甜的味道就冒出来了。

 

  现在这些吆喝声有些已经消失了,但是还有些仍旧可以在街头巷尾听到。它融合了临沂的方言,伴随着抑扬顿挫的节奏,是临沂人对故乡独特的听觉记忆。

  --------------文章由今日临沂時光菌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0
分享 2017-11-09 17:23:44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