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冰新书我不的签售会在临沂举行

  相信许多90后对于大冰这个名字非常熟悉,一开始对他的印象是山东卫视的王牌主持人,年轻、活泼、诙谐幽默,连老人都爱看他的节目。

 

  然而现在,我们对于大冰的印象多了好几个标签:西藏、民谣、流浪......
 


 

  知乎上有位网友这样评价大冰:“同是漂泊浪子,很多人把三毛和大冰相提并论,但我觉得三毛就像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坐在沙发上,捧着热茶轻声讲述她的见闻;

 

  但大冰是坐在马路牙子上,一手提拎着罐啤酒,一手夹着烟,猛地一拍你的肩膀,烟雾迷蒙中沙哑着嗓子对你说:我这哥们儿老牛逼了!”

 

  的确,大冰是旅行的文青里最不修边幅的。他经常背着个破包,拎着把吉他就上路了。可以好几天胡子拉碴,形象粗犷,与那个舞台上造型精致,发型文丝不乱的俊朗主持相去甚远,带着一身江湖气息。

 

  说实话,从知道他出去流浪那会儿,没有年轻人不羡慕的。大家都向往着他那种可以朝九晚五也可以浪迹天涯的生活。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大冰那样洒脱,他的那篇《以梦为马,随处可栖》曾经被年轻人疯狂转发。

 

  大家都想知道他旅途中经历了什么,遇到过什么人,发生了什么故事。后来,他众望所归地出书了。

 

  他们最幸福

 

  他出的第一本书就是《我们最幸福》,那时候他造型还没那么“吉普赛”。他的这本书里,写的是他十年逆旅里的经历,当然这十年的时光,不是一本书就可以说得完的。
 


 

  于是他把经历浓缩成十个有代表性的故事,大冰的文章里从不鸡血,也从不励志,他平淡地叙说着旅途中的见闻,让读者跟着书中人物一起经历悲欢离合,一起喜怒哀乐。

 

  他的书中没有人生道理的说教,有的只是普通老百姓发生的故事,但却让你觉得:人生还可以这样活啊!

 

  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

 

  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出来的时候,在大学的民谣圈里火了好一阵子。歌词简单直接地就像他的故事一样,但却总有种不羁的力量冲击着你的耳膜,平淡的旋律中蕴藏着一种桀骜的气息。

 

  后来,大冰陆陆续续出了好多本书,有《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无一例外都是讲述着一个个我们这辈子可能都不曾经历的故事,他成了最受欢迎的野生作家。
 


 

  之后,大冰越来越火了,赶着在各个城市的大学做演讲,各地的新书签售会......行程越来越满,但是关于他的非议也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质疑他的观点,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要将他拉下神坛的文章。说他的文章矫揉造作,只能忽悠一帮心智不成熟的学生。他为学生们打造了一个“理想国”,一个虚幻的“乌托邦世界”。

 

  很多听过他演讲的学生也说过,他本人脾气暴躁,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个江湖侠者的形象。说这些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为他人贴上了标签呢?

 

  知乎上有位听过大冰演讲的女学生说:大冰的作品和三毛的感觉某些地方类似,关于流浪,关于远方,关于梦想,关于爱。而人们喜欢,并不单单是喜欢他的人生经历,更重要的是人们愿意相信世界是他笔下的样子。

 

  纵然我这一辈子都去不了西藏、丽江,我仍然愿意相信这些故事是真的,我仍然愿意相信那个地方是世界上最美最纯净的。
 


 

  就像大冰这个人,不管他是造型精致的电台主持人,还是一身江湖气的流浪民谣歌手,他都是我们心中想象的样子。生活中,他仍旧是一个普通人,有自己的脾气和喜好,写一些喜欢的文字,给志同道合的人看。

 

  经历了这么多年,大冰也由冰哥混成了冰叔,面容也越发沧桑成熟了许多。曾经看他文章的青涩少年也大多步入社会,有的已经成家立业,我们没有一个人活得像他,但仍旧憧憬着他的生活。

 

  我们喜欢他的书,他的故事,喜欢在丽江开客栈的老兵,喜欢流浪的椰子姑娘,他们和我们一样,像杂草一样渺小,也像杂草一样顽强,不同的是,我们扎根于此,他们带着我们的梦想流浪。

 

  今天,大冰来临沂了。在新华书店开他的新书签售会,他的新作品名字起得依旧那么随意,叫《我不》。和他的民谣一样,简单的两个字透露着一种桀骜。

 

  这么多年过去了,以为冰叔会慢慢放下漂泊之心,寻一方安定了。然而看到“我不”这两个字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书中讲的是什么故事,我却依旧明白,冰叔还是那个冰叔。

 

  那个充满着江湖快意,脾气火爆的冰叔。
 


 

  《我不》是一本新江湖故事集,延续了大冰以往的写作风格与叙事方式,讲述的依然是真实的江湖故事,文笔犀利却不失风趣,读起来笑中带泪,又引人思考。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沂蒙路与解放路交汇,临沂书城·二楼阅读区

 

  开始时间:11月25日 14:30分

0
分享 2017-11-25 13:27:23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